历史

第16章 第十六章(1 / 1)

第16章

景思泉扭头看向前方, 只见前面那个瘦高的男生转过身来,他长相斯文,笑不露齿, 手里还拿着笔,一眼看过去就觉得乖,是那种颇受老师喜欢的好学生。

“我没什么别的意思,”他摆了摆手, 语气里还有些不好意思,“就是觉得, 你说话很幽默。”

他挠了挠后脑,对景思泉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,“我叫陶彬宇, 彬彬有礼的彬, 宇宙的宇,很高兴见到你,新同学。”

“景思泉,”景思泉眨了眨眼睛,笑道, “你的名字也很好听。”

“哦宝贝, ”宋星星一只手勾住景思泉的脖子,“我已经听你重复这句话三遍了!”

景思泉无辜地看着她,“但大家的名字确实都很好听啊。”

“还是说,”景思泉眼眸一转,露出些许狡黠,“你是觉得他们俩的声音不好听?”

宋星星瞪大眼睛, “好啊你小泉泉, 你刚来就开始挑拨离间了是吧?看我的夺命爪!”

宋星星作势向景思泉冲去, 张牙舞爪的,景思泉不闪也不避,直接迎了过去,还不忘喊道:“我不信我的星星舍得伤害我!”

宋星星笑倒在景思泉身上,用力掐了自己一把,尽力憋笑道:“嗯,我也不信。”

没憋住,声音都破音了,让景思泉也笑得眉眼弯弯。

陶彬宇看着她俩闹成一团,也止不住地笑;就是另一旁的孔雪烟,虽然没像她们三那样笑得那么开怀,唇角也稍稍上扬了些。

直到上课铃响起,才暂时终止了这片欢乐的海洋。

景思泉想,这才是学生时代该有的快乐啊。

这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。

一中的传统,每天上午下午最后一节课都是自习,一般是由老师早早发现试卷来做,有的试卷下午交,有的试卷明天交。

今天则是分给数学的,数学试卷也早早就发下来了,那时候景思泉还没来,自然没有她的。

宋星星将试卷往景思泉那边推了推,小声道:“我们一起做,答案记在本子上,等下午你去找老师要了试卷再填上。”

景思泉对宋星星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,“谢谢星星。”

“小事,”宋星星很不在意,也对景思泉笑,“不用那么客气。”

景思泉对宋星星笑弯了眼睛,觉得自己还蛮幸运的,同桌是宋星星这么个好相处的小姑娘,真让人对未来的学习生活充满期待。

而就在这时,前排有一个姑娘站了起来,大步走出教室。

景思泉听到动静,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,但毕竟今天刚来班里,谁也不认识,便也没有多注意,只低下头继续做题。

很快,那姑娘回来了,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反而大步流星地向景思泉走来,抬手将一张卷子放在了景思泉桌上。

景思泉还没反应过来,只见那姑娘已经走了。

连一声“谢谢”都没来得及说。

“那是班长,”宋星星见她有了卷子,就把自己的卷子收了起来,小声道,“别看她总是独来独往,不大搭理人,但其实人真的挺好的。”

景思泉点了点头,同样小声道:“看出来了。”

做试卷的时候还想着她这个新来的没有试卷,专门去拿,细心又体贴,多好的姑娘啊。

景思泉在试卷上写上自己的名字,想,下课后要去找班长道个谢。

安静做题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很快,下课铃响起,班级里瞬间喧闹起来。

景思泉挣扎着将手里这个题做完,宋星星一边收拾文具,一边问道:“小泉泉,你住校还是走读啊?”

“走读。”景思泉算出了结果,又重新将过程誊

抄到答题纸上。

“那你中午也不在学校咯?”宋星星又问道。

“嗯对。”景思泉点头。

“那你回家吃饭还是在外面吃?”宋星星凑过来,看到景思泉已经做到第三个大题了,惊讶道,“你怎么做的这么快?”

她才将填空题做完,大题还没开始动呢!

景思泉笑眯眯道:“从外面吃啊。”

说着,她动作利落地将桌上收拾好,对宋星星道:“所以小星星是要邀请我一起去吃饭吗?”

宋星星笑着瞪她,“你知道还问?”

景思泉从座位上坐起来,“不问清楚,我会错意怎么办?”

说得那叫个理直气壮。

一边说,景思泉往前面看了看,半个班级都空了,刚刚那个题做了一半,把她的心神绊住了,竟然忘了找班长道谢。

她懊恼地皱了下眉,告诉自己下午来上课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班长。

道谢的事情总是不能忘的。

宋星星都走到门口了,才发现景思泉没跟上来,急忙回头道:“小泉泉!愣着干什么呢?快点过来啊!”

景思泉这才回过神来,“来了来了。”

一班教室大门对面的窗户前,一个漂亮的女生听到“泉泉”这两个字,立马看了过来,不过宋星星正看着教室内的景思泉,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

“所以说,”宋星星笑着问道,“我可爱的小泉泉,到底接不接受我的邀请,和我一起去吃饭呢?”

景思泉走出来,脸上也带着笑,“那当然是要看——”

话没有说完,一个冷淡的女声打断了她。

“景、思、泉。”

一字一顿,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景思泉楞了一下,眼底陡然涌出几分惊喜,她抬头看了过去,用力挥手,语气里满是喜悦,“安宝!”

宋星星好奇望过去,只见那姑娘漂亮是漂亮,就是气场……有一点点凶啊。

看起来和景思泉不大一样。

宋星星小声问道:“小泉泉,你朋友?”

“对,”景思泉用力点头,跑到安楚汐身边,挽住安楚汐的胳膊,对宋星星介绍道,“我在曦月学院最好的朋友,安楚汐。”

然后又指着宋星星,跟安楚汐道:“我的同桌,很可爱的姑娘,叫宋星星。”

宋星星笑眯眯对安楚汐道:“你好。”

安楚汐点了点头,略有些冷淡,“你好。”

不过安楚汐本身就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气质,高冷得很,所以宋星星也没在意她的态度,只对景思泉挥了挥手,“既然你最好的朋友在,想必是没空和我一起吃饭了,那我先走了。”

景思泉也对她挥了挥手,“明天请你吃饭。”

宋星星转身笑道:“没问题!一定好好敲你一顿!”

“好,”景思泉也笑,“不敲就是看不起我。”

宋星星挥着手走了,走到一半,想到什么,扭头看了过来。

就见到景思泉正手舞足蹈地和那个漂亮姑娘说着些什么,那漂亮姑娘周身的冷气似乎被冲淡了一些,并不是那么凶了。

果然是好朋友啊。

宋星星弯了弯眼睛,有些羡慕地想道。

安楚汐目光沉沉,见宋星星走了,连影子都看不见了,这才将自己的胳膊从景思泉的手里抽了出来。

景思泉:“?”

“安宝?”景思泉的语气里充满疑惑。

安楚汐心里骤然涌出几分不爽,第一天来学校,也就待了一节课的时间,就跟人家那么好了?张口就是请人吃饭……她在这里站着也没听景思泉说请她吃饭啊!

……她认识景思泉

那么久景思泉也没说请她吃饭啊!

还随便敲——真气人啊——

那股邪火来得又凶又猛,安楚汐快步向外走去。

走了几步,见景思泉没跟上来,回头一看,见人还从原地带着,更气了。

“还不走?”安楚汐咬牙切齿地开口。

就那么三个字,愣是被她念出了砍肉切菜的力量感。

景思泉眨了眨眼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安楚汐在气什么,但……骂陆少珩就对了!

在心里送了陆少珩一套辱/骂套餐,景思泉委委屈屈道:“安宝不让我挽胳膊,我就不走。”

安楚汐都要被她气笑了,“那你别走!”

铿锵有力地扔下这四个字,安楚汐扭头就走,一直走到楼梯口,都没听到景思泉的动静。

……可恶。

安楚汐磨了磨牙,扭头又回到走廊,对着远处的景思泉招手,“过来。”

景思泉抬头,倔强道:“挽胳膊!”

比安楚汐刚刚的声音还要铿锵有力。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安楚汐瞪着景思泉。

景思泉也在瞪着安楚汐。

两个人隔着那长长的走廊,互不相让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景思泉突然伸手,对安楚汐做了个鬼脸。

安楚汐楞了一下,一个没忍住,当场笑了出来。

景思泉眉开眼笑,这才欢欢喜喜地走了过来,挽住安楚汐的胳膊,对安楚汐笑道:“安宝。”

安楚汐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半张脸,闷闷应道:“……嗯。”

景思泉:“!”

景思泉有些不敢置信道:“你竟然应了!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景思泉:“你这是终于接受这个好听的名字了吗!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“安宝,”景思泉情真意切地叫道,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“景思泉,”安楚汐没好气地说道,“有没有人告诉你,在别人不想回答的问题上,不要多问。”

“默认就是答案,懂?”

景思泉想了想,“之前不懂。”

“现在懂了,”她满眼真诚,“安宝安宝安宝。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突然有点后悔刚刚说那些了,怎么办?

景思泉抬手比了个心,“爱你哟安宝。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好吧,也不是那么后悔。

安楚汐到底是绷不住了,嘴角不停地上扬。

景思泉坏笑道:“心情好了?”

安楚汐楞了一下,嘴硬道:“我没有心情不好!”

“是吗?”景思泉笑眯眯道,“真的没吃醋?”

安楚汐:“……景思泉!”

“哎哟哟,”景思泉扯着嗓子喊道,“又来了又来了,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,传下去,安宝生气了,安宝要整治小泉泉了!”

安楚汐瞪她,好一会儿,才扭开头,闷闷道:“……很凶吗?”

景思泉楞了一下,“什么?”

“……我是谁,”安楚汐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不甘不愿地重新问道,“我刚刚,很,很凶吗?”

景思泉脚步停了下来。

安楚汐有一瞬间的忐忑。

如果、如果景思泉说她很凶,那她、那她……

她就怎么样?

安楚汐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结果——

——景思泉反手将安楚汐抱在了怀里!

安楚汐:“!”

“安宝!”景思泉蹭了蹭安楚汐,“你怎么这么可爱!”

安楚汐:“!”

“我又不是傻子,”景思泉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等我一上午了吧?”

安楚汐没回答这个问题,只扭开头,但这个动作,反而更像是默认。

见状,景思泉心底了然,安楚汐确实等了她一上午。

她有事情做,所以并没有觉得时间流逝的有多么快,可是安楚汐没有啊。

谁都有过等人的时候吧?

等人真的很无聊。

能默默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等你一上午,这不是真爱什么是真爱?

“是什么让你认为,”景思泉笑弯了眼睛,柔声细语道,“我会觉得等了我一上午的你很凶呢?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“再说了,凶又怎么了?女孩子就是要有脾气才不会被欺负啊!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“还有啊,安宝之前对我不凶吗?”景思泉义正辞严道,“安宝从第一天来找我就很凶的好不好!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我谢谢你哦。

一点都没被安慰道。

就在安楚汐张嘴准备反击的时候,景思泉又道:“但哪怕是一开始对我满是敌意的安宝,在发现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,立刻替我去找了医生。”

安楚汐一愣。

“哪怕安宝那个时候那么讨厌我,也还是一直在照顾我哦。”

安楚汐愣愣地看着景思泉。

“安宝对我一向嘴硬心软,我太懂了。”景思泉歪了歪头,含笑看着安楚汐,“可是我知道安宝是什么样的人啊,所以我为什么要生气?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“为了安宝太在意我吗?”景思泉眼底闪过一丝狡黠。

安楚汐伸手捂住自己滚烫的脸颊,木然道:“……你还是闭嘴吧。”

景思泉哈哈大笑,拉着安楚汐大步向外走,“走走走,我请你吃饭。”

“不。”安楚汐干脆利落道。

景思泉瞪大了眼睛,“安宝你竟然拒绝我!”

安楚汐翻了个白眼,“我请你。”

景思泉注意力却不在这,她震惊道:“安宝你刚刚是不是翻白眼了?”

安楚汐:“……请你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吗?”

“堵不上!”景思泉超大声,“安宝——”

安楚汐想打人。

但是下一秒,景思泉揽住了她的脖子。

安楚汐:“!”

“就这样做自己吧。”景思泉笑弯了眼睛,语气确实难得的正经。

安楚汐楞了一下,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景思泉。

景思泉温柔地看着她,“想哭就哭想笑就笑,不用那么压抑自己,真实的自己有什么不好的?”

“哪怕是吃醋发脾气的安宝都那么可爱。”

“反正,我就觉得安宝天下第一可爱。”

最后这一句,竟然带了些孩子气。

“不接受任何反驳!”

景思泉举起手,骄傲地宣布着。

安楚汐怔楞了一瞬,看着景思泉那理所当然的模样,又好笑,又……

心底泛起浅浅的涟漪,一点一点地向周围扩散,最后将一切都拉入那涟漪之中,慢慢卷成一股巨/浪。

有多久没有被人坚定地选择过了?

安楚汐也不知道。

其实按照外人总觉得她这种大小姐是不会缺少这种坚定的选择的,但是她不是傻子,真心实意和虚情假意她还是分得清的。

他们选择她,不是因为她是安楚汐,只是因为她是安家大小姐。

所以她要显露出,她是安家大小姐的那一面。

她理应高冷,她理应傲慢,她理应鼻孔看人。

她理应不苟言笑,她理应不会玩闹,她理应随时算计人心。

她理应学会运筹帷幄,她理应任谁都看不透。

她理应没有朋友,理应只看重利益和家族。

但真的好累啊。

在层层蚕茧之中,连她自己都迷失了她自己,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她到底喜欢什么讨厌什么?她也不知道。

但是她要做一个符合所有人期待的安家大小姐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喜欢陆少珩?

之前她问自己这个问题,但怎么都想不出答案,于是她告诉自己,喜欢就是喜欢,哪有什么为什么。

但其实是有的。

是因为陆少珩曾经在她最疲累最茫然的时候,跟她说:“汐汐如果不想笑,那就不要笑了。”

“汐汐哪怕不笑也是最好看的。”

“如果汐汐在别人那里放松不下来的话,那就在我这里放松下来吧。”

“在我面前,汐汐想笑就笑,不想笑就不笑,好不好?”

她还记得那天陆少珩的笑容,灿烂明亮,像一束光。

永远烙在她心底。

但是啊,那个曾经给予她温暖的少年,早已经面目全非,变成一个连她都看不透的模糊符号。

安楚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。

她之前虽然嘴上不说,但总是后悔,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找景思泉,不应该插/手她和陆少珩之间的事情。

人家两个人的感情问题,她为什么要因为外人的话、还有那莫名其妙的拯救欲,就这么掺和进去呢?

但是现在,她不后悔了。

如果她不掺和进去,她怎么能认识景思泉?

或者,这是这段时间以来,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。

有什么东西似乎飞走了。

安楚汐僵硬的身体缓缓放松下来,她歪头对景思泉露出了一个近乎于挑衅的笑容,“喂。”

景思泉学着她的样子歪头,“什么?”

“想吃什么?”安楚汐问。

“这个点,”景思泉想了想,“烧烤火锅大排档?”

安楚汐:“……”

她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你是不是瞧不起我?”

景思泉:“?”

“既然没有瞧不起我,那就给我使劲点,”安楚汐用霸道而不讲理的语气说,“点贵的!咱今天只吃贵的,不吃对的!”

景思泉:“?”

“低于五位数就是看不起我!”安楚汐斩钉截铁。

景思泉欲言又止,“安宝,咱……”

“六位数!”

景思泉:“……”

“七——”

景思泉伸手捂住了安楚汐的手,面无表情道:“安宝,你再说话,我就要仇富了。”

安楚汐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能在她面前将仇富说得理直气壮的,也就只有景思泉了吧?

“走,”安楚汐反客为主,抓着景思泉的胳膊,“请你吃满汉全席!”

景思泉吱呀乱叫,“……我真的会仇富的!”

“那你就仇!”安楚汐反问道,“你舍得仇恨我吗?”

景思泉瞪大眼睛,痛心疾首道:“……安宝你学坏了!”

女孩子的笑闹声越传越远,融于微风,让周遭的风都变得暖洋洋的。

在放肆大笑之时,安楚汐忍不住想,要不,她也转来一中吧。

她也想跟景思泉做同桌。

但……如果她过来的话,目标太大了,陆少珩一定会知道的。

安楚汐并不想让陆少珩打扰景思泉的

安宁。

虽然陆少珩迟早有一天会知道,但……能多瞒一天是一天。

安楚汐侧头看向景思泉,心想,离开陆少珩、离开曦月的景思泉,真的比以前开心太多了。

所以……陆少珩能不能别来打扰景思泉啊?

分手就要有分手的自觉!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安楚汐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她低头看了一眼,是陆少珩的电话。

当场切断,利落关机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陆少珩?那是谁?不熟。

真不熟。

陆少珩:“?”

最新小说: 聊斋大善人 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