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9章 第 19 章(1 / 1)

霍折寒洗完澡, 拿起吹风机,修长的手指穿过发间,胡乱地甩着水珠, 他漫不经心回忆教育家听见作息表时的神情,好像天塌下来一样,跟他通知霍喻“你有后妈了”时一样。

二十四岁了还跟霍喻一样把不乐意写在眼睛里,喜怒明朗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?似乎就是从他意外在监控里看见钟侓和霍喻鸡飞狗跳吵架那一刻, 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从心理学上说,一个人在同一个环境里生活, 接收到安全感后,就会慢慢暴露原先的性格。

钟侓提出的温馨家庭模式,在刨除了家政、厨师、司机, 消除阶级差距, 被他挡住了婆媳接触后,是否他本人也融入了这个家庭?

霍折寒觉得这样的钟侓挺有意思,不像个照本宣科的教育家,不像他高薪聘请的员工。他手底下员工千千万,如陆自明、何免, 他不缺优秀员工, 不需要教育家每天汇报霍喻的一言一行,像程序写好的后妈模板。

因此,即使每天早上都看不到钟侓,饭要自己订,地要自己扫,霍喻的教育情况有所改善, 霍折寒仍然默认将温馨家庭模式继续下去。

拇指扣动吹风机的开关, 嗡嗡震动声停住。

霍折寒看向镜子, 发现自己走神吹得几处头发翘起来。

固定造型洗完会微微凌乱,往常他都要对镜吹,压一压打架的头发,使它们保持列队整齐。

霍折寒伸手去拿定型水,指尖触碰到瓶身时,顿了顿,收了回来。

定型之后发梢会变硬。

摸着不舒服。

霍折寒打开衣柜,挑了一条烟灰色九分西裤,上身白色短袖,配色柔和,不像上班开会那般严谨。头发微湿,翘起的一簇有些晃荡,往下渐短,到后颈时只留一层青茬,被末端的半个旋儿中和了干练。

小腹上被钟侓抓了两道红痕,温水淋湿后末端泛红,像猫挠似的。

霍折寒第一次被人在这个位置留下痕迹,原因竟是因为叫老婆起床被挠。

十一点四十分,酒店送餐过来。

霍折寒亲自把碗碟摆好,等钟侓下来。

据他观察,钟侓吃饭跟霍喻一样准时。

霍折寒在餐桌一侧坐到了十二点,别墅里除了他没出现第二个活物。

他上楼去敲主卧的门,半晌没人应,一推,还是早上他进来时的样子。

教育家,跑了。

监控画面显示,他一上去,钟侓就开门骑电驴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大热天出门,甚至都不肯开他新买的新能源汽车。

霍折寒握着门把手的指节收紧了下,闭了闭眼,给钟侓发微信。

“回来吃饭。”

不吃饭跑到哪里去了?真不看自己最近瘦了多少吗?

霍折寒出差之前,教育家的脸蛋还比较圆润,回来之后下巴都尖了,从模样到神色都走冷酷路线。

他注意到自己第二次出差,霍喻进青训营那周,钟侓天天在家打游戏吃泡面,泡面能有营养吗?

这也是霍折寒排斥钟侓打游戏的缘故,跟霍喻一样,一玩起来饭都顾不上吃。

霍折寒沉着脸坐在客厅,一直到下午一点,司机来接他上班,钟侓连微信都不回。

司机战战兢兢地打开门,谁惹老板生这么大气,看样子连午饭都没吃,直接气饱了。

嘭——车门关紧,舒适的冷气缓慢流动。

霍折寒倚在背垫上,压着后脑勺的头发,如同压着心底一处休眠火山。

教育家无故离岗,合同上说扣多少钱来着?

司机目视前方,试探着问:“明天下午去接霍少爷回来,要叫钟先生一起吗?”

季开学霍喻就初三了,毕业班比其他年级早上课半个月。

霍折寒:“不用。”

爱旷多久旷多久,按协议扣钱,不出三天就能把钟侓副业赚的钱全赔进去。

……

钟侓吃完最后一口红烧排骨味的泡面,把泡面桶放在一旁,打开直播间。

副业多赚钱,离婚有底气。

但他心情不好连粉丝都看出来了,经过昨晚的访谈,粉丝都知道他有老公了,弹幕一水的“露露跟老公吵架了?”

钟侓:烦死了。

氪金榜上的粉丝进直播间,ID会亮一下。

钟侓看见自己榜一的那个火星文亮着,刚刚上线。

钟侓给火星文套了个房管权限,既能让对方帮忙删掉不合适的弹幕,也能让对方感受到氪金带来的权利。

[没反驳?看来是真的吵架了?]

[是因为访谈说他是卖保健品的吗?]

[心眼好小,踹了他跟我过。]

[我把民政局搬来了,露露快原地离婚。]

……

一分钟后,风向突然变了。

[冲动是魔鬼,离婚要三思而后行。]

[婚姻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]

[过来人建议:别离!]

[大哥大哥别禁言了行不行!我不劝离了还不行?]

[号不要了,怺芣倣棄你是大清来的老僵尸吗?这年头离婚都不能提了?]

[@怺芣倣棄你要不是卖保健品的说不过去。]

[笑死了,禁言理由:挑事。]

[怺芣倣棄不可能是露露老公,哪有一边生气一边给老公套房管的。]

[确实,露露老公一看就是抠门男,我看见好几次露露吃泡面。]

钟侓没看弹幕,直播一局就退出了,WN 邀请他一起四排。

他们四人磨合水平慢慢恢复到上辈子,有好几次小奚直接开口叫他队长,反应过来又沉默了。

六点,叶羡云下班回来,钟侓刚好结束训练。

叶羡云喜欢自己炒菜,家常小炒色香味俱全,就着他泡的酸萝卜一起,特别下饭。

钟侓帮忙洗菜,道:“我决定跟霍折寒离婚。”

叶羡云没有问为什么,而是道:“那就离,你可以先住我这儿。”

钟侓:“等下个月直播的钱取出来,我租个两室一厅,你也搬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钟侓郁闷道:“离婚应该不麻烦吧?”

叶羡云拌鸡肉丁的动作一顿,原来像钟侓这样洒脱的人,离婚也会心情不好。这时候是不是要出去散散心?

“我明天要回老家一趟,要不你跟我一起?我们那边比较凉快,适合避暑。”

钟侓:“你爸妈叫你回去的?”

叶羡云:“对,我爸腰不好,我陪他去医院看看。”

钟侓知道不该随便怀疑叶羡云的家人,但总觉得对方不安好心,答应道:“好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有他在,总不能吃亏。

叶乐云那种骗钱的弟弟,他一次能打十个。

钟侓失联第三天,霍折寒后知后觉,对教育家的行为重新定义:离家出走。

难以置信,同样是戒网瘾,霍喻没有离家出走,后妈离家出走了。

谁的网瘾更重,可见一斑。

这是,医者不能自医?

这天,霍总开完会,把陆副总留下,等人都走光后,开口问:“钟路在叶羡云家当电灯泡,你没意见?”

陆自明:“我哪敢有意见。”

霍折寒扔下笔,十指交叉放在桌上,目光微沉:“可以有意见。”

陆自明打太极:“阿云回老家了,意见保留。”

怎么,总裁夫人自己不去接,还想让他当恶人?绝无可能,他要在阿云面前保持温和包容的形象,争取早日见家长。陆自明大概明白叶羡云家里的复杂情况,其实他都不介意,他们不疼叶羡云,交给他来疼。

钟侓在叶羡云出租屋,他就不方便去。而叶羡云又热爱做饭,每天都要回去用他的小炒锅,陆自明觉得跟总裁夫人同桌吃饭不太合适,毕竟听说霍总在家也只能订餐,痛失老婆亲手做的饭菜×3.

“钟路也去了?”难怪这两天没有直播。

陆自明颔首,知无不言:“对,晚上八点,S市北动车站。”

今天回来,你最好去接走。

霍折寒沉吟:“你顺路吗?”

陆自明听出言外之意,如果自己去接叶羡云,霍折寒就顺路去接一下钟侓。

“当然。”

霍折寒看了一下表,吩咐秘书:“跟杨总的通话改到明天。”

陆自明出去前听到了这句话,心头蒙上淡淡的疑惑。

知道霍折寒和钟侓协议内容的人并不多,满打满算只有几个人:霍折寒、钟侓本人,陆自明、管家何免,以及嘴严的秘书。

毕竟要瞒着偶尔精明的霍喻,连霍家老太太都瞒在鼓里。

陆自明听到霍总找钟侓的第一反应是——

你老婆不是雇来的吗?

也要哄吗?

谁见过霍折寒放低身段哄合作方?

打钱也没办法解决的事情,那得多严重?

还是霍折寒假戏真做,把人放在心上了?

有点像,不确定,再看看。

最新小说: 聊斋大善人 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 从创建密教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