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8章 第 18 章(1 / 1)

“销售是吗?”

主持人担心钟侓借机宣传产品, 急忙接过了话头,“看来家属们不管什么职业,都能理解我们主播。”

霍折寒看不见的弹幕上, 此时刷疯了。

[露露怎么这么实诚?都不包装一下。]

[他包装了啊,中美联合研发,多高级,狗头。]

[哪怕说成“从事医药行业”哈哈哈哈我家露露有实力就爱说实话。]

[露露, 踹了那个微商我养你啊!]

[草,露露什么时候有了个土豪粉?这一会儿时间刷成榜一了。]

去北美出差一个月签了数份重大联合研发项目的霍总, 扪心自问,再不想承认,也得承认, 霍氏集团旗下的旗下, 子公司的子公司,确实有涉猎保健品。

背靠霍氏集团这个招牌,除了总部攻克医学难题,子公司很难不去赚一些补肾补钙补脑的钱。

说的也不算错,但是听起来就是不得劲, 在钟侓心里, 他远赴北美一个月,好像没什么好印象?

霍折寒刷航空母舰的手微微一顿。

不好好回答问题,扣掉一艘。

主持人接下来又问了几个问题。

“直播是副业还是主业?”

“副业。”

霍总:一艘。

“有没有希望跟哪个主播互动?”

“没有。”

霍总:两艘。

主持人收到后台的消息,来了个大老板,只要是钟侓回答问题,对方就给刷航空母舰。

今天所有的礼物主持人都有提成, 于是忍不住逮着钟侓多问了两句。

钟侓每次以两个字回答, 毫无诚意。

主持人:“假设, 我说假设,我们今天没有这个礼物开箱环节。但成为百万粉丝的主播后,多柚直播会帮你们办一个线下见面会,畅想一下,你们觉得会收到粉丝的什么礼物?”

“我的话,可能是手写信吧?因为我喜欢读粉丝来信。”

“我不收粉丝的礼物,只要他们来看我直播就好。”

“线下见面,不用带礼物,带个塑料桶,我带你们去赶海!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都非常矜持,知道不能借机索要礼物,要么说不收,要么说礼轻情意重。

霍折寒好奇钟侓想要什么,对方还从没有向自己要过东西。

钟侓:“没有问题可以不问。”

主持人:?

敲,她水内容被发现了?可是你的土豪粉真的很有钱。

钟侓用脚趾头想都知道,现在弹幕上全是[女装]。

抬起眼,冷冷看了一眼屏幕:“没有见面会,不办。”

终于到最后一个环节,主持人拿起一台手机,下拉礼物榜,“今天的超级新星粉可以问主播一个问题。”

话筒给到每个主播的榜一。

钟侓警惕地皱起眉,平时自己直播间起哄可以,如果有人众目睽睽之下说女装,他回去就把直播间关了。

还没轮到他就开始感到丢人。

前面几个主播都问完了,轮到钟侓的榜一,他这时候才发现榜一是个新面孔,ID没见过,很中二,叫“怺芣倣棄”。

“怺芣倣棄”拒绝连麦。

霍折寒不知道有这个环节,榜一才能有的名额,对他而言并不珍贵,别说问个问题,他一句话,钟侓还能接他下班。

匿名有什么好问的。

“怺芣倣棄”开始打字。

钟侓盯着对话框,片刻后,跳出一句话。

【再回答一遍你老公的职业。】

钟侓抿了抿唇:“就……卖保健品啊。

就是问一百遍也不可能爆霍总职业的,那跟爆自己马甲有什么区别?

霍总最后的倔强,碎了。

[哇,露露真的有老公!]

[露露你糊涂啊!怺芣倣棄花钱给你一个重新回答的机会,你好歹也说个健康专家吧!]

[怺芣倣棄是真爱粉。]

[发现没,其他问题都是两个字往外蹦,冷酷无情丝毫不把粉丝当爹,一问到他老公就开始不好意思。]

[语气都不一样,黏黏糊糊,酸了。]

直播访谈结束,钟侓看了一下后台,扣去平台分成,今晚分到他手上的打赏还有十几万。

这不比霍折寒大方?

难怪有些豪门太太也出轨,表面光鲜亮丽,实际上老公不给家用。

钟侓上辈子也有土豪粉,无论对方打赏多少,他都不会去私聊,这辈子也一样。

这些钱下个月才能交税提现,钟侓看了看,就关上后台,改成看近一年的比赛录像带。

微信震动了几下,钟侓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管家给他发消息。

【霍氏披露新项目,胃病患者福音。】

【从霍氏医疗与美国合作,看未来医药研发领域成就。】

【霍氏集团有多牛?看完这个视频你就知道了。】

【再次斩获20项医学专利,国外看了都望尘莫及!】

……

全是公众号文章转发。

-钟侓:?

-何免:您近期可能要陪霍先生应酬,钟先生可以适当了解公司运作,以应对社交话题需求。

-钟侓:OK

笑死,他又不跟豪门太太团喝下午茶,了解那么多干嘛。有空不如多看两场比赛。

管家也很不理解,为什么霍总突然让他给钟侓普及一点集团常识。

霍折寒退出了直播,点击钟侓的头像找到主页,顺便给霍喻打了个电话。

“多柚账号给我用,你以后别登了。”

发现钟侓的副业,但霍折寒不打算摊牌,他直觉钟侓有什么瞒着他,或许通过这个账号,能发现蛛丝马迹。

霍喻不明所以,不过创建一个新号的事,他在奶奶家吃好喝好,懒得思考:“好。”

霍折寒:“早点睡。”

“咚!”

霍喻:“怎么了爸?”

霍折寒声音很冷静:“撞到水杯,没事。”

【输一局穿一次女装】

霍折寒把这个标题看了三遍,两道剑眉拧起,好像要杀人饮血一样。

玩这么大?

输过几次了?

霍折寒莫名觉得某样重要东西被人觊觎了,瘫着一张阎王脸,点进最近一个录屏,从乌央乌央的弹幕里发觉,钟侓这么久还没输过!

不仅没输,口气还很狂,放话永远不会输,粉丝受刺激了,非要蹲到他输,粉丝粘性领跑全球。

开直播的钟侓总是一脸冷酷,像是一只生人勿近的小刺猬,为了捡点果子不得不到人群中去,奶凶地竖起尖刺,扎起落在树下的大苹果。

这是钟侓的另一面?不,钟侓这段时间在霍家也展示了另一面,在互联网暴露得更加彻底罢了。

有点可爱,谁看了不想送一卡车苹果?

霍折寒对游戏了解不多,只能看出钟侓打得比霍喻强,他试图从弹幕言论分析钟侓的水平。

[你就炸鱼塘吧,遇到职业选手就知道哭了。]

[这厮运气太好,但运气总有用完的一天!稳住!我们能赢!]

[WN怎么还没来收拾他?]

弹幕上全是嘴硬粉丝的自我安慰式唱衰,霍折寒不知

弯弯绕绕,以为钟侓的水平在职业选手之下,目前是还没遇到厉害的。

霍折寒太阳穴突突跳。

钟侓要是输了怎么办?

霍喻期末考七科加起来不到二百五,霍折寒都没这么愁过。

想看,但只想自己一个人看。

当晚,霍折寒睡眠质量不佳。

生物钟让霍折寒六点半准时起床,他踱步到主卧门前,站定了一会儿,垂下眼睫,下楼去跑步。

早上公司没有事情,霍折寒没去上班,恰好霍喻不在家,难得有二人世界。

七点一刻,霍折寒跑完步在餐厅看书,教育家在睡觉。

八点一刻,霍折寒花园浇花,水管喷出的细雾里笼了一道彩虹,教育家在睡觉。

八点三刻,霍折寒继续看书。

九点三刻,霍折寒打开吸尘器,将快要生出蜘蛛网的客厅打扫一遍。

十点半,霍折寒将冰箱里的过期食材扔掉,并打电话订了午餐。

教育家还在睡觉。

想在早上看见他,不可能的。

十一点,霍折寒返回书房,拟定作息计划表。

直播完是不是又玩游戏到凌晨三点?只盯了一个晚上,显然对钟侓来说毫无作用。

霍折寒推门进屋,看见睡得香甜的钟侓,在原地站了五分钟,狠心把人叫醒了。

钟侓正梦见一局游戏打到关键处,千万不能输,输了就要穿女装,全神贯注神经紧绷,突然间霍总踢门而入,二话不说拔掉了他的网线,像握着一柄杀人的剑,冷冷道:“你输了。”

游戏人物失去控制,站在荒野上,被扫射成了筛子。

露露,输了。

弃神惊出一身冷汗。

一睁眼看见霍折寒黑无常一样杵在床边,脑门立刻搓火,一拳过去打在他腰间。

霍折寒反应极快,强劲有力的掌心包住他的拳头,化解力道顺势制住手肘,一握一抓,钟侓撞在了他身上。

钟侓街头打架时,霍折寒还在读高中,谁有经验还用说?钟侓毫无犹豫一头撞过去,还能活动的手指缠住霍折寒的衬衫,双腿一蹬,想把霍折寒撞到对面衣柜上。

霍折寒被撞得后退一步,伸手一捞,托住了钟侓,免得他掉下床。

“发什么癔症?”

钟侓出了一身汗,再被这一句一激,清醒了。

只是个梦,没输。

霍折寒的衬衫被他抓得皱巴巴,钟侓抬眸瞧了一眼,发现扣子崩了一颗,自己手指还探进去抓到了皮肤?

钟侓抹了把脸,在指甲缝里看见一点点淡红色的皮屑。

真的抓伤了?

“你没事吧?干嘛突然进我房间?”

霍折寒被刺猬划了几道口子,有苦说不出,把作息表拿出来:“看看。”

钟侓扯下纸张,漫不经心一扫,清亮的瞳仁猛地变深。

操,怎么会有人24岁了还有作息表,又不是高中生!

八点起床,十二点前睡觉,每天最多只能打两小时游戏,周末适当增加。

两小时!光直播都不够用!昨天还说给三个小时呢?

一天缩短一个小时,三天后是不是不让人打啦!

钟侓臊着眼,“不要。”

霍折寒:“为了你的健康着想。”

天天日夜颠倒,三餐混乱,钟侓都没发现自己这一个月瘦了吗?

而且,正常家教都是在早上给霍喻辅导作业,睡这么晚,两人时间线还凑上吗?他已经体贴地留给钟侓两小时的时间干副业。

钟侓想起上辈子人怎么没的,知道好赖,中气不足,但还是不服:“凭什么,管我比管霍喻还严,

我又不是你儿子。”

霍折寒被堵得没了话,确实,他对霍喻都没有严格要求几点起,而是给了足够时间让后妈管教。

但是……他能揍霍喻,能给霍喻找后妈,他能同样对待钟侓吗?

霍折寒果断卖了儿子:“你也可以这样管霍喻。”

家庭地位就是这样的,霍总作为出钱的食物链顶端,有资格要求钟侓的工作时间表,并赋予钟侓把霍喻按在地上摩擦的权力。

钟侓垂着眼,睫毛扫下一片阴翳,下意识想跟昨天一样阳奉阴违。

试问一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,如何能管到一个小主播一天打几小时游戏呢?

他敷衍道:“行行行。”

大不了就是每天早上八点起床打个卡,也行吧,吃个早餐继续睡,还不挨饿。

霍折寒捏住钟侓的下巴,抬起来盯着他的眼睛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道:“霍喻不在家,你下午跟我去公司。”

钟侓猛地瞪大了眼,要不要这么赶尽杀绝?

霍折寒:“吃完饭就去。”

钟侓脑袋上腾地起了火。

霍折寒还投入一颗重磅炸弹:“别逼我搬到主卧监督你。”

完全就是把人往死路上逼。

钟侓:“哦。”

霍折寒空等钟侓一早上的气微微出了些,打扫完卫生后身上有些汗,便上楼去冲澡。

钟侓余光看着霍折寒消失,豁然起身,冲向车库,把小电驴开出来。

这豪门太太他不当了。

他有叶羡云家的钥匙,此时此刻叶羡云上班不在家,钟侓打电话跟他说了声,便去他家呆着。

外面太热了,只想找个地方静静。

钟侓躺在叶羡云的木制长椅上,看着斑驳了的天花板发呆。

真是的,刚决定利用一下豪门太太的身份。

最新小说: 娇气包在无限游戏里咸鱼无限 被仙尊渡劫后我立地成佛了 变成怪物后他们后悔了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重生之我在废土养崽 成为暴君的老师 暗恋我的万人迷主角偏执了 虐文女主安全摆烂指南 全能站姐穿书后暴富了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