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pinephone文学网 > 都市言情 > 被献上的美人 > 第9章(奴好想你~)

第9章(奴好想你~)(1 / 1)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陆枕坐在榻边,伸手抚上她的头,“我相信你。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苏邀月仰头,双眸哭得红肿,“真的吗,公子,您相信奴了?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【是不是要吃晚饭了?哭得又累又饿,这狗男人什么时候吃饭啊?】

陆枕假装自然的将手从苏邀月头上移开,然后对红杏道:“把晚膳端过来吧。”

红杏恨恨地看着苏邀月这个小妖精,又气又恼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她是真心对公子的吗?

她都愿意为了公子去死,难道是真的?

洛川看着还亮着灯的某处院子,小心地捂住自己的胎记。

她听说苏邀月要跳楼,没死成。

怎么……没死成呢?

如果,如果她死了,她是不是就能独占那个如月亮般温柔的男子了?

“咳咳咳……”身后正陷入昏迷的顾深栖开始咳嗽。

洛川赶紧回神,将帕子打湿沾上井水给他降温。

男人烧得很厉害,医士说能不能活就看今晚了。

洛川看着顾深栖的脸,思绪又开始飘远。

苏邀月虽然没死成,但会不会断了腿,毁了容?变得跟她一样丑?

不,她一定会比她更不好看。

洛川知道自己这样想不对,可她就是控制不住。

她是不是该去看一眼?

没错,她该去看一眼。

作为朋友,她应该去探望一下的。

洛川起身,出了屋子,留下顾深栖一个人躺在那里。

屋子门被敲响,苏邀月和陆枕正在用饭。

红杏将洛川带进来。

苏邀月翻了个白眼。

“吃不下了。”她将饭碗一推,然后往陆枕胳膊上一靠,“奴又胃疼了。”

看到某人消化不良。

连美食都无法治愈这种恶心感。

“月儿,你没事吗?”洛川看到苏邀月好胳膊好腿,脸也好好的,一点瑕丝都没有。

“嗯。”苏邀月甜蜜蜜地勾住陆枕的胳膊,“幸亏公子救我。”

红杏:……我救的我救的我救的!!!

“是,是嘛。”

洛川的脸变得很难看,“没事就好,我以为你,以为你出事了呢。你被妈妈宝贝着养这么大,一点皮肉之苦都舍不得,若是真出了事,妈妈还不知道要怎么担心呢。”

是啊,毕竟扬州一套大别墅呢。

“唉……”苏邀月突然叹息一声,然后泪雾盈盈地看向陆枕。

“公子,虽然我骗了你,但我这颗爱你的心,你应该最清楚了。”

苏邀月拿着陆枕的手,按到自己心口。

【真烦,这么久了,还是这么平。这样怎么勾引他?】

陆枕低头,往不能播的地方看了一眼,然后淡定移开视线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就知道公子最明白我的心了。”苏邀月娇娇的说话,扯着陆枕的手不放,跟他贴耳朵,“您摸摸,我这颗心里都是您呢。”

【等这女人走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吃点烤串。】

你这心里都是烤串。

陆枕收回自己的手,然后朝洛川道:“你哥哥怎么样了?”

洛川又开始哭了,“他,他不是很好,医士说,如果熬不过今晚就,就……”

“那你怎么还在这?”苏邀月突然开口。

洛川一愣。

苏邀月继续道:“人都要死了,你过来干什么?”

“我,我是担心月儿你……”

“哦,我没事,你快点去照顾你哥哥吧。”

洛川抬头,看着陆枕。

男人低垂眉眼,看向身边女子的视线之中满是宠溺温柔。

其实陆枕天生多情眼,看谁都一样。

只不过现在洛川自己进了死胡同。

“我,我走了。”

洛川落荒而逃。

苏邀月扯了扯唇角,挺起……自己的腰!

没胸,烦。

呵,跟她斗!

顾深栖的伤养得差不多了的时候,阳城的雨停了。

苏邀月:……老天爷你故意的吧?

洛川想要一起走,可顾深栖已经独自一人离开。

按照人设,陆枕当然会同意女主一道同行。

可苏邀月不能同意啊。

这一路回京师时间那么长,把洛川留在这里让她跟陆枕你侬我侬?那她还玩个屁啊!

苏邀月趁着四下无人,将洛川喊到了一边。

“月儿,怎么了?”洛川怯生生地看着苏邀月。

在陆枕面前柔弱不能自理的恋爱脑苏邀月此刻双手环胸,眯着眼上下打量洛川,然后开口询问,“你喜欢我家公子吗?”

“不,不是,当然不是……”洛川红着脸赶紧摆手。

“我喜欢呢。”苏邀月直接打断洛川的话,“我不喜欢他身边有别的女人,所以,你走吧。”

洛川愣在那里,眼眶又红了,“可是,公子已经允许我跟着……”

“公子是公子,我是我。”苏邀月抬手摸了摸自己脖颈上那条宝石项链,然后又抚了抚自己发髻上的宝石发簪,“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,我呀,最喜欢我家公子了。”

小娘子声音软软糯糯,说出这种情话的时候尾音上扬,直教人酥了筋骨。

“所以,一切威胁到我和公子的人,我都不会放过。”话音一转,苏邀月的夹子音陡然消失。

每天都夹的好累。

“你要是现在不走,我可不保证你明日里喝的水,吃的东西里面会不会出现什么鹤顶红、老鼠药呀之类的好东西。”

洛川被苏邀月的狠毒吓到了。

“月儿,你从前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“嬷嬷,你居然说这种话,若是奴死了,公子怪罪下来,您觉得自己还有命活吗?”原本还泪水涟涟的小娘子突然就不夹了,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嬷嬷,然后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。

红杏也没有提,即使她发现洛川不见了。

要死,高估这具身体的体力了,比她之前那具996熬夜的破身体都烂。

现在,这块玉佩却在区区一个瘦马手里。

说好的不离不弃呢?居然直接就把她扔在了这里!

“公子,您,您居然是公府的吗?”苏邀月撩开马车帘子,看到永宁公府四个大字,立刻露出惊讶之色。

搞定!

“世子送给我的。”

虽然苏邀月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像脑子有病,但效果很明显。

“进去吧。”红杏胜券在握。

男人温柔地抚摸她的头,“不会。”

“公子,奴想要一样东西。”小娘子仰头,素手搭住陆枕的脖颈,猫儿似得用额头蹭着他的下颌。

她这表情管理应该很到位啊。

老嬷嬷一生都在严苛的世家贵族中服务,哪里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,登时就被气得面色发红。

“我告诉你,这里是公府,不是你们青楼。公子良善,带你回来,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份。”

她站在杂草丛生的院子里踢着地上的碎石,气得牙根痒痒。

一路上,有人投来怪异的目光。

玉佩质地极好,一看就是千金难买的好品质,最重要的是,这是公府夫人送给世子的弱冠礼物之一。

苏邀月微微一笑,朝他们展示自己的玉佩。

这块后母送的玉佩也日日戴在身上。

她红杏,要帮公子一把。

“你怎么听不懂呢?我就是讨厌你,我就是不喜欢你,我就是要赶你走。”

【狗男人摸得还挺舒服。】

红杏开始确认,这女人在公子眼中,真的不一样。

经过上次苏邀月跳楼事件后,红杏作为一个心思敏感的女人,明显发现这个洛川不对劲。

洛川失落地垂下眉眼,最后朝陆枕的方向看一眼,然后无声的离开。

世子一向极为孝顺,公府夫人虽是他后母,但他每日晨昏定省,从未缺席。

京师的空气比江南干多了。

为什么这狗男人却盯着她不放?

苏邀月也跟着笑了笑,然后施施然走到厅里,小蝴蝶似得朝陆枕扑上去。

“你,你站住!”

“公子身份如此尊贵,会不会抛弃奴?”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不行,她得赶紧找到陆枕住的地方,不然被哪个小妖精抢先一步把人截走了,再弄回来又要费许多工夫。

她身份低微,不配出现在公府里,不配待在陆枕身边。

苏邀月见这玉佩震慑住这凶巴巴臭八婆,便趾高气昂地转身,将玉佩挂在脖子上,施施然出了院子。

不消片刻,苏邀月就被抓到了。

苏邀月扑进陆枕怀里,开始嘤嘤嘤哭泣。

老嬷嬷当然识货了。

陆枕:……

老嬷嬷:……

陆枕是公府世子,孝名在外。

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

苏邀月在前面跑,老嬷嬷在后面追。

红杏看到陆枕的玉佩居然在苏邀月手里,登时就气到了。

“这个!”苏邀月拿了东西,就立刻远离男人,然后跑到马车最角落,一副“你不可以来跟我抢”的样子。

明明是这个小娘子强抢了他的玉佩。

老嬷嬷看着苏邀月这张出色的脸,开始怀疑,难道公子真的对这女人不一样?

苏邀月撇了撇嘴,没意思。

“我……你,你真的容不下我吗?我绝对不会喜欢公子的,我不会跟你抢他的……”

陆路虽然比水路慢一点,要多绕路,但经过三个多月的长途跋涉,苏邀月一边领略古代的自然风光,一边跟着陆枕吃香喝辣,狐假虎威,终于在初秋到达京师。

“公子,奴好想你~”

就这样?

走了更好。

陆枕并没有提起洛川,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人。

果然,古代的空气质量就是好啊。

苏邀月笑眯眯的回去,跟着陆枕坐进了他的古代版豪华房车里。

“这,这怎么会在你手里?”

“奴好想公子。”苏邀月睁着一双水雾雾的眼睛说完,突然转身就跑。

“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我不是从前的我了。”苏邀月不耐烦起来,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

看那中年妇人穿戴,应该是这公府里面的嬷嬷。

男人勾了勾唇,“那你可要保管好了,这玉佩价值千金。”

因此,当她被带到正屋饭堂,看到那厅内坐着的两个人时,顿时就明白了红杏的意思。

“我的身份?”小娘子突然娇羞一笑,“奴是公子的女人呀。”

红杏一个丫鬟来劝,陆枕自然不会听。

左右猛看,没人,幸好。

“你要去哪?”苏邀月刚要离开院子,就被一个中年妇人唤住。

红杏很爽快,让苏邀月心生警惕。

她看自家公子的眼神不对。

路过的人:……

老嬷嬷冷笑一声,“你这样的身份,公子是一辈子都不可能见你的。”

“嬷嬷看到了吗?这是公子送给我的玉佩。”苏邀月将玉佩怼到那老嬷嬷跟前。

可那又如何?终归身份卑微,不能登上大雅之堂。

马车从角门入,苏邀月直接就被送进了某个偏僻的院落里。

“想要什么?”

“嬷嬷,奴只是想见公子一面。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公子再不来见我,我,我就要死了。”

“世子送我的。”苏邀月赶紧宝贝似得藏起来,然后又娇娇俏俏地凑上去,“姐姐,世子在哪?奴好想他,想他想的吃不着,睡不下,看不到世子,奴这相思病又要犯了。”

“好,那你跟我去找公子吧。”

作为一个孝顺儿子,陆枕自然要把她赶出去。

苏邀月手指下挑,伸入男人的腰带里,然后再一翻转,就解下他腰上的那块玉佩。

庆幸的是,这里没有多少雾霾。

公府里面的人,尤其是贴身伺候的大丫鬟很识货,她们一眼看出玉佩珍贵,窃窃私语,然后把红杏给引来了。

公子一定是一时糊涂。

等一下,一般恶毒女配说这种话的时候会被男二听到吗?

“嗯。”

红杏知道这块玉佩对于陆枕的重要性的,他居然将它给了苏邀月。

可若是公府夫人来劝呢?

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。溜'儿,文\学#官!网。如已在,请,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最新小说: 孕运而嫁 莺妃传 总裁大人,限量宠! 绝品透视眼 百鬼传人 福妻嫁到 甜妻如宝:大叔,温柔点 刺魂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我死以后的故事